“摇一摇”惹横祸,人妻摇出艳遇,惨死宾馆 …
当前位置: 主页 > 其它内容 >        发布时间:2019-10-27

  23岁的哈尔滨少妇胡玲突然失踪,中午胡玲把孩子交给婆婆帮忙照看,之后出了门说好下午回来接孩子,可是婆婆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多也没见到媳妇的人影,电话也关机了。

  婆婆有些着急,赶紧给儿子赵明打电话,让儿子去寻找,赵明立刻拨打妻子的电话,可是始终无人接听。

  胡玲为什么不接电话呢?家人感到很是奇怪,胡玲的孩子才三岁,平时胡玲最牵挂孩子,从没有深夜不归丢下孩子不管。

  胡玲究竟在哪里?她遇到什么了什么情况?家人们有种不祥的预感,就在家人们四处打听胡凌下落的时候,第二天晚上,妹妹胡雪突然收到姐姐胡玲发来的一条手机短信。

胡雪收到的第一条短信

  在短信里,胡玲声称她打算跟丈夫离婚,并说她想在外面住几天,让妹妹别担心。胡玲要离婚的想法把家人都弄懵了,因为胡玲和赵明结婚才三年,夫妻感情一直都很好,她怎么突然要打算离婚呢?

  妹妹胡雪想问个明白,可是姐姐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就在家人一头雾水的时候,妹妹胡雪又接到了姐姐手机发来的短信,说她要借6000块钱。这就奇怪了,姐姐胡玲不可能找妹妹借钱的呀,姐姐明明知道妹妹条件不是很好,怎么可能还找妹妹借钱呢?

  没办法,妹妹胡雪只得给姐姐回复短信,只要她接电话,她就马上汇钱,短信刚发出,妹妹就收到了短信回复,不过短信内容却十分奇怪,短信是以另外一个人的口吻发来的,内容是我和你姐姐在一起,她很安全你放心吧,并且还发了一张胡玲的身份证照片。

奇怪的借钱短信

以别人口吻发来的短信

  大家意识到,胡玲的手机肯定在别人手中,发短信的究竟是什么人?胡玲的手机怎么会到这个人手里?他与胡玲又会存在着怎样的关系?此时距离胡玲失踪已经过去三天了,家人决定报警。

  胡玲的突然失踪引起了警方的注意,5号6号两天除了用短信微信跟家里人联系以外,家里人没有一个电话打过去有人接听。

  一位三岁孩子的母亲突然离家出走,还声称要与丈夫离婚,亲朋好友的电话一概不接,民警认为事情很是蹊跷。

  侦查员立刻查看胡玲银行卡资金流水状况,结果发现银行卡并没有任何存取款的记录,胡玲究竟去了哪里?莫非真的是离家出走了?围绕胡玲与丈夫的感情状况以及胡玲平时人际交往情况,南岗民警展开细致调查。

  就在警方对胡玲失踪事件展开调查的时候,胡玲的妹妹突然接到了姐姐打来的电话,电话那一端是一名男子的声音,男子声称胡玲被他绑架了,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了所有人。

  通话中男子向胡玲家人索要赎金,否则就要杀害人质,然而嫌疑人提出的赎金数额却出人意料,他只要两万块钱,胡玲真的在嫌疑人手里吗?侦查员们产生了疑问,绑架挟持是重罪,一张口却只要两万块钱,这让人有点不可思议。

  不管绑架是真是假,有一点可以肯定,胡玲的失踪肯定与这名男子有关,重案组决定先稳住嫌疑人,争取在与嫌疑人谈判过程中获取胡玲下落的信息,很快嫌疑人用被害人手机发来短信,提供了一个银行账号和人名。

  之后不再接听家属的电话,只是不断发来短信催要赎金。侦查员立刻调取银行卡账户信息,发现这个账户的主人是一个叫张德利的人,银行开户地点在辽宁鞍山,通过调查,侦查员很快发现这张银行卡号码并不存在。

  警方让胡玲家属想方设法稳住嫌疑人,套取有价值的信息,通话中嫌疑人声称会重新提供新的卡号过来,要求胡玲家属立马打钱过去,家属要求与胡玲通话,但是嫌疑人拒绝了家属与胡玲通话的要求。

  按照警方的提示,胡玲的妹妹坚持要求与姐姐通话,而嫌疑人对家属的这一要求闭口不谈,并主动将赎金金额降到了六千元,嫌疑人一系列的反常举动让侦查员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他们怀疑胡玲很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

  家属与嫌疑人周旋了四天,到第五天的时候,胡玲的手机彻底关机了,联系不到嫌疑人,下一步该怎么办?侦查员们一筹莫展。这个叫张德利的男子会不会就是嫌疑人本人?胡玲究竟是死是活?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节骨眼儿,哈尔滨道里区又发生了一起新的案件。2015年7月12日,正逢哈尔滨旅游旺季,地处闹市的哈尔滨道里区百利公寓的生意异常红火,因为这座公寓售价不高,百利公寓的老板许艳红更是忙得不亦乐乎。

  7月12日一大早,老板许艳红见人手不够,她亲自和清洁阿姨打扫刚刚客人退房的房间,突然清洁阿姨发现在屋里靠窗的一个小床处发出一股异味,清洁阿姨四周巡视,最后把床垫挪开,突然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床底下空格处藏匿着一具女尸,2015年7月12日,哈尔滨道里区一家酒店内发现了一起命案,一名女子被人发现惨死在酒店客房内,接到报案后,侦查员们立即赶赴现场,对案发现场进行了细致勘查。

  尸体被藏匿在客房床下,死者是一名女性,年龄在20岁左右,身上衣着完整,没有任何随身物品,通过尸体检验,法医进一步确认死者是由于外力挤压颈部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死者颈部有明显的勒痕。

  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案发现场位于酒店七楼一间客房内,据酒店服务员回忆,死者应该是一位客人,侦查员结合法医勘验结果,把女子死亡的时间确定在案发前八天至十天的范围之内,即2015年6月30日到发现尸体的7月12日。

案发现场

  侦查员调取了这段时间内所有入住这个房间的登记记录。在酒店客房记录显示中,在过去的半个月时间里,这间客房先后有15位客人入住,几乎每天换一位客人,其中有五位是女性。

  侦查员逐一进行联系,拨通了当时住宿留下的手机号码,发现五名女性的电话依然能够接通,能够正常跟公安机关反映情况,因此警方排除了死者是房客的可能。被害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她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侦查员们决定,对案发前半个月内曾在这间客房住宿过的客人逐一进行调查,就在哈尔滨道里公安分局民警对无名女尸案展开侦查的时候,哈尔滨南岗分局的绑架案有了进展。

  10号以后胡玲的手机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家属电话打不通,发短信也不回大家都很着急,嫌疑人现在到底在哪里?侦查员结合胡玲使用的智能手机,发现被害人胡玲使用的手机信号突然在福建龙岩出现。

  但是胡玲的亲属非常肯定地告诉民警,胡玲从来没出过远门,在福建更没有任何亲戚朋友。据调查,胡玲从7月4号以后没有乘坐过任何交通工具到过福建龙岩,那么为何她的手机会出现在福建龙岩呢?

  这是怎么回事?既然胡玲的手机现在已经到了福建,胡玲离开哈尔滨到福建,她不能走着去,专案组通过查找胡玲的有关信息这条线索就这样断了。警方分析,胡玲要么被人控制在了哈尔滨,再结合这几天胡玲家属对嫌疑人要求听到胡玲声音,但是对方始终闭口不提,只是一味要钱,拿到钱就放人,警方判定胡玲很大可能已经遇害了。

  眼下当务之急是围绕被害人手机这条线索尽快锁定嫌疑人的藏身地点,再结合男子提供的银行账号是在辽宁海城开户的,警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按照男子提供的卡号户主名字张德利在全福建省进行摸排。

  专案组分析,嫌疑人很有可能就是福建人,决定通过户籍平台对福建所有叫张德利的人进行查询,之后进行排除。通过查找,在全福建省叫张德利的人就有一百多人,侦查员在这一百多个叫张德利的人进行逐一排查,发现了福建上杭县的张德利条件符合要钱的这个男子的特征。

  在福建通过户籍查询,从一百多个叫张德利的人中锁定了本案嫌疑人,福建龙岩市上杭县人张德利。张德利,男,23岁,16岁时此人曾因在厦门涉嫌故意杀人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1年释放。

嫌疑人张德利

  案发前几天,张德利从福建到过哈尔滨,7月4日案发当天,张德利离开酒店后当晚就乘坐晚上十点多的火车离开哈尔滨到了沈阳,7月5号早上从沈阳坐飞机回到厦门,5号晚上坐车回到了龙岩。

  专案组分析,嫌疑人此刻应该还在福建。与此同时,在哈尔滨道里分局围绕尸体身份的调查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侦查员对半个月内在案发客房住宿过的客人逐一进行调查,对案发时间前后酒店的营业收入账目进行核查。

  侦查员们怀疑,酒店的住宿登记记录并不完全,很可能有房客被遗漏了,因为他们注意到,这家酒店的管理并不规范,半个月内的账目与住宿情况有出入。警方调出了酒店的账本,细致推敲,再结合入住登记记录进行对比,在比对过程中侦查员果然有了重大发现。

  营业收入显示,7月4号当天,案发客房共收到两笔租金,也就是这个房间被出售过两次,而酒店住宿登记显示只有一个客人入住。4号当天入住这间客房的另一位客人究竟是谁?为什么没有进行登记?那个人与客房里发现的无名女尸会不会存在关联呢?

  侦查员立刻询问酒店老板,据酒店老板回忆,7月4日当天,案发客房的确入住过两位来访客人,当天上午有一名男子入住,原本说要住一天,但是下午四点左右那个客人突然提前退房走了,之后这个房间又卖给了另一位客人,而提前退房的客人当时并没有进行身份登记,原因是那是一位曾经入住过这家酒店的熟客。

  据酒店老板回忆,那名男子在六月末的时候也入住过这家酒店,并且当时还有过登记,在酒店老板的帮助下,侦查员立刻调取了六月份的住宿记录,很快找到了这位熟客在6月26日入住该酒店的登记信息。

  张德利,福建龙岩市人,同时酒店老板说,她的这个公寓前台办公室里安有监控探头,7月4日当天这个客人来办入住登记时肯定能留下他的着装特征,侦查员立刻查找办公室里所有的监控录像,果然发现了这个房客的身影。

  监控画面显示,7月4日上午11点27分,一个身穿白色衬衣深色裤子白色拖鞋的男子走进了公寓办公室,取走了案发客房的钥匙,经酒店老板辨认,此人正是张德利。

  警方在第一时间获取到了此人的映像资料,衣着特征和体貌特征,于是警方调取监控录像获取此人在整栋公寓的活动轨迹。

张德利

  结合该男子到公寓办公室取钥匙这个时间点,侦查员迅速调取这个楼层的监控录像对此男子进行研判,大约20分钟后,7月4日11点42分,该男子出现在案发现场房间这个楼层的电梯前徘徊,似乎是在等人。

  几分钟后,有一名女子穿着一件白色T恤背带的牛仔短裙出现在这个楼层的监控录像中,11点47分,这个女孩跟随张德利向案发现场的这个房间走去。根据这两段监控录像,警方倒推该女子来时的路线轨迹。

  调取她所乘坐电梯的监控录像,发现这名女子大约是在11点40分左右独自进入到这座公寓里面,然后乘坐电梯到达案发现场房间所在楼层。通过比对,侦查员发现画面中女子的穿着与本案被害人衣着特征一模一样。

男子在楼道徘徊等人

白衣女子出现

白衣女子与死亡的衣着特征一模一样

  这一发现令侦查员十分兴奋,侦查员盯着画面继续往下看,监控录像显示,女子跟随男子进入客房后,大约过了四个半小时,男子独自一人离开了房间,离开时男子手机拎着三个袋子。

  明明一起进入案发现场房间的是两个人,从案发现场房间只有这个男子出来,女子没有出来,侦查员分析,此时女子应该已经遇害,而凶手很可能就是这名叫张德利的客人。

  在6月26日张德利入住酒店时留下的住宿登记中登记了一个手机号码,侦查员立刻调取这个号码的通话记录,结果显示,7月4日案发当天,张德利的手机与另外一个本地的手机号码频繁通话,而这个手机号码主人的身份信息就是哈尔滨的胡玲。

男子独自离开案发现场房间

  这为道里分局警方寻找尸源指明了一个方向,通过对胡玲这个手机号码进行研判的时候,发现跟胡玲联系比较频繁的一个手机号码的机主叫胡雪,侦查员通过信息研判发现,与胡玲频繁联系的关系人与胡玲户籍信息的她妹妹胡雪的户籍信息恰恰是相吻合的。

  侦查员立即找到了胡玲的妹妹胡雪,据胡雪反映,这个号码是胡玲在使用,而胡玲在7月4号离家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通过胡玲的妹妹胡雪还向道里分局侦查员反映,在7月7日前后的时候,突然之间家里通过短信联系上了胡玲。

  但是姐姐胡玲始终不接家人的电话,几天之后有一个南方口音的男子通过胡玲手机短信向家属要钱,自称胡玲跟他在一起,要家属给他拿两万元钱,然后就告诉家人胡玲在什么地方,这样胡玲的家属就到南岗分局报案了。

  为了进一步验证死者是否就是胡玲,警方抽取了胡玲父母的DNA与死者的DNA进行比对,通过比对,确定死者就是胡玲。胡玲的身份信息传到南岗分局,侦查员们感到兴奋,所谓的绑架案根本就不存在,23岁的胡玲早在八天前就已经遇害了。

  而凶手是在被害人死亡后才给家属打电话勒索赎金,自此两起案件成功串并,在哈尔滨市局的统一协助下,南岗分局和道里分局成立联合专案组,对此案展开侦破,福建人张德利人在哪里?怎么才能找到他?

  2015年7月13日,胡玲遇害九天后,哈尔滨警方通过侦查发现了嫌疑人张德利窜至福建厦门,侦查员立刻赶赴厦门展开工作,专案组侦查发现,张德利在厦门一旅馆藏匿。2015年7月13日下午,犯罪嫌疑人张德利在福建厦门落网,此时距离胡玲尸体被发现仅仅过去13个小时。

犯罪嫌疑人张德利

  在大量证据面前,一开始还百般抵赖的犯罪嫌疑人张德利心理防线最终崩溃,他交代,7月4日中午在道里区百利公寓的一间客房内将23岁的哈尔滨女子胡玲杀害的犯罪事实。

  被害人胡玲与张德利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到底有着怎样的纠葛导致张德利将胡玲残忍杀害呢?据张德利交代,案发前十天左右,张德利从福建来到哈尔滨游玩,百无聊赖的他通过手机微信摇一摇功能,将哈尔滨女孩胡玲加为好友。

  之后他开始用微信与胡玲频繁聊天,案发前一周,张德利住进这家酒店,并邀请胡玲见面,胡玲答应了,两人在酒店XXOO,之后张德利与胡玲继续保持联系,案发当天张德利再次约胡玲在酒店见面。

  过程中两人因为琐事发生争吵,一怒之下张德利用手掐住胡玲的脖子,导致胡玲窒息死亡,发现胡玲死亡,张德利便将胡玲的尸体藏匿在床下,并将被害人身上的财物以及身份证全部拿走,之后提前退房离开哈尔滨。

  当晚便潜逃回福建老家,张德利担心家属察觉胡玲失踪,于是便冒充胡玲用被害人手机给家属留言,后来假装胡玲被他绑架,向家属勒索赎金。发现胡玲死亡以后,张德利担心公安机关发现,为了拖延案发时间,他将尸体藏在了床底下,让家属相信胡玲还活着。

  但其实他就是为了钱财,无名女尸案最终真相大白,然而让人感到扼腕叹息的是,原本平常的一次微信聊天,竟然酿成这样一起血案,原本不该发生的悲剧就这样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