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护一夫多妻,疯狂迷恋舔女人小脚,张口就骂洋鬼子,这“骚老头”牛叉又拧巴
当前位置: 主页 > 奇葩人事 >        发布时间:2019-12-07

  洋人绝不会因为我们割去发辫,穿上西装,就会对我们稍加尊敬的。当我们中国人变成西化者洋鬼子时,欧美人只能对我们更加蔑视。

  辜鸿铭,生于1857年,卒于1928年。名汤生,号立诚,自称慵人、东西南北人。

  传说中,他10岁赴英,14岁留德,精通9国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中外混血,洋气值爆表。

  传说中,他强留辫子,独爱小脚,拥护一夫多妻制,宣扬复辟思想,顽固守旧,就爱骂西方。

  这些都是真的吗?一个人怎么可能活得这么牛叉又拧巴?

  本来呢,我不太了解辜鸿铭的生平,只对他的两大“标签”印象深刻:一是爱闻女人裹足的臭脚,二是天天宣扬一夫多妻制。后来啊,前两天看见两句评价他的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辜鸿铭与妻妾

  第一句:“(西方人)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

  第二句:“西方人只认可两个东方人,一个是印度的泰戈尔,另一个就是中国的辜鸿铭。”

  所谓三大殿,说的是紫禁城的太和殿、孔庙的大成殿、泰山岱庙的天贶殿。在外国人眼里,中国建筑物的精华加一块儿,比不上一个辜鸿铭。呦呵,这人得厉害成什么样??细咂摸这两句话,我有点儿不太舒服的感觉——怎么都是外国人夸的?哦,外国的月亮比较圆,所以外国人觉得厉害的人物才是真牛比?不合逻辑啊,我得查查……

  不查不知道,老头儿还真有料:10岁出国留学,海外求学14年,有13个博士学位,会9门外语,跟随张之洞“中兴”大清,在北大交外国文学,是第一个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中国人,蔡元培林语堂都是他的后辈……

张之洞

  不过嘛,料多=漏洞多,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咱慢慢掰扯。先说学位,求学14年获得13个博士学位,约等于一年一个,学术造假的都不敢这么编。更何况修学位也不是博士起步,咋滴,学士和硕士你不用学?

  如果13个博士学位这事儿是真的,我斗胆帮天才少年辜鸿铭安排一下:出生在南洋,10岁前往欧洲,11岁把学士硕士修完,剩下13年一年一个,24岁返回祖国。要是按这个节奏来,辜鸿铭肯定能长期霸占海内外头版头条,第一篇报道的标题我都想好了——《XX大学破格录取10岁小孩,一年时间修完学士硕士学位惊呆世人》。

辜鸿铭的启蒙读物

  明显不可能是真的啊!事实上,辜鸿铭这么狂的人,也从来没有公开说过自己是博士,写东西署名都是“硕士辜鸿铭”。据记载,1900年时辜鸿铭给某报写介绍信,介绍自己为爱丁堡大学的硕士。

  那么网上铺天盖地的“13个博士学位”是从哪来的?谣言产生,只需三步。

  第一步,清末学者罗振玉给辜鸿铭写传记,里面说“辜鸿铭在爱丁堡大学毕业,授博士”。(其实是硕士)

  第二步,辜鸿铭会见英国著名作家毛姆,有人传言,辜鸿铭曾在聊天时自称“我在柏林得到哲学博士学位”。(其实人家老辜没说,传言不可信啊~)

  第三步,辜鸿铭诞辰100周年纪念,王宠惠(民国外交家)称赞他“荣获博士头衔达十三次之多”。(破案了!)

  也就是说,即使辜鸿铭真有13个博士学位,也是后来混得风生水起之后,被各个大学授予的名誉称号。他是语言奇才,段子满天飞,经常把人怼得哑口无言是真的,但绝不是什么“文学、工程、数学、哲学全才”。

  还有“与泰戈尔齐名,1913年获诺奖提名”这条,更是实实在在的假料。

泰戈尔(前左)辜鸿铭(前右)

  1913年诺贝尔文学奖压根儿没有中国人获得提名,而中国最早获提名的是辜鸿铭十分瞧不上眼的胡适,在1939年。

胡适

  除了上面的假料,辜鸿铭确实是民国时期难得一见的怪人。他从小受西方文化教育,按说他自小浸淫在西方文化里,应该在“向西方学习”的浪潮中站在风口浪尖上宣扬西方文化,可他却连辫子都不剪,毕生钻研国学,宣扬中华文化。

  周作人曾经描写过辜鸿铭的外貌:“……深眼睛高鼻子的洋人相貌,头上一撮黄头毛,却编了一条小辫子……枣红宁绸的大袖方马褂,上戴瓜皮小帽……”

辜鸿铭(影视剧形象)

  活像一个外国人硬装“中国通”。

  有一说一,辜鸿铭有时候确实更像外国人——他在北大教拉丁语和英国文学,写汉字的时候总是这缺一笔,那多一划。

  辜鸿铭在课上能用中文回答英文问题,用英文回答中文问题,有时候说着说着就串台了,拉丁文、法文、德文一块上,间或夹杂着俄文。除了写错别字这种小毛病之外,他的课堂丰富有趣,有时候用一整节课骂袁世凯,学生们全都听得津津有味不想下课。

  所以现在回头想想,“博士学位”和“诺奖提名”这种假到明面上的事情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上当?因为他确实有真才实学,而且是清末民初时期极少数拥有国际声望的大学者!

  他将中国“四书”中的三部——《论语》、《中庸》和《大学》翻译成英文,用英语写出《中国的牛津运动》和《中国人的精神》等著作,让西方人了解中国的孔孟哲学和精神道义,对西方人的精神世界进行了强烈的冲击。

  最让人服气的是,他的国际声望几乎是骂出来的——在他眼中,英格兰人傲慢,苏格兰、德国人自私,美国人粗俗,俄国人残暴,一张口谁也不落下,把欧洲文化骂了个遍。

  当时的中国正在落后挨打,中国学者全忙着向西方学习呢,谁能认同他的观点?因此他在国内其实没啥粉丝。但只要您把目光转向欧洲,就能发现以德国为首的一大堆脑残粉正在为他笔下的东方文化摇旗呐喊。

  咱也不是说西方人全喜欢他,有不少挨骂不爽张嘴反驳的,但评价“666”“辜老师最棒”还是多数。这些赞美传回国内,那些瞧不上他的人懵了,骂西方、夸中国也能火?这是什么骚操作??

  这正是辜鸿铭能“红”的关键——与众不同,却不瞎bb,从来都是言之有物;思想保守,却不沉默,从来都是激进表达;而这些之外,最难得的是他能自圆其说的本事。

  比如他曾劝西方人:“若想研究真正的中国文化,不妨去逛逛八大胡同。”这话说的,一看就不是啥正经老头儿……但后一句又让人觉得有点道理:“因为从那里的歌女身上,可以看到中国女性的端庄、羞怯和优美。”

  对辜鸿铭,温源宁(钱钟书的老师)的评价十分中肯:

  “生前,他已是传奇;

  死后,可能成为神话。

  其实,他那个人,跟目前你每天遇见的那许多人并非大不相同,他只是一个天生的叛逆人物罢了。”

  是的,他不是完人,不是圣人,甚至不是什么“国学大师”(还写错别字呢)。但他活得真实,活得放纵肆意,的的确确曾轰动一时。

  对如此人物,咱们真不必给他安排更多的“光环”,无需搞得真真假假,迷惑人心,假料被戳穿反而会让他的牛比程度大打折扣。

  他有两房妻子,正室淑姑是一位裹小脚的大家闺秀,侧室吉田贞则是一位温柔贤淑的日本女子。

  让辜鸿铭备感欣慰的是,两房妻子相处愉快,这给他带来了无穷的人生乐趣。用辜鸿铭自己的话说就是:“吾妻淑姑,是我的‘兴奋剂’;爱妾贞子,乃是我的‘安眠药’。此两佳人,一可助我写作,一可催我入眠,皆吾须臾不可离也。”

  当然,辜鸿铭喜欢闻臭脚这事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