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区碎尸案:J女尸体被做成饺子、肉饼、羊肉串……
当前位置: 主页 > 奇葩人事 >        发布时间:2019-10-23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哈萨克斯坦面积达272万平方公里,约等于0.9个印度,但人口却只有1700多万(北京市常住人口2000万以上)。地广人稀不说,由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卫国战争中,哈萨克斯坦的男性公民大量牺牲,以致于长期女多男少,男人十分吃香,女人十分苦比。

  苦比到什么程度呢?哈萨克斯坦实行“一夫多妻”婚姻制度,一个男的最多可以娶4个女的,超然的社会地位让部分男性好吃懒做,一辈子靠女人养着。更苦比的事儿来了啊,在哈萨克斯坦,卖Y是合法的!因此很多女人没什么赚钱渠道,只能出去卖……

  由此衍生出来的就是更加病态的社会现象,哈萨克斯坦最大的城市阿拉木图就出现过这么一个团伙,专门针对红灯区的妇女作案,不仅奸,还杀;不仅杀,还分尸;不仅分尸,还吃肉……

01 红灯区

  阿拉木图靠近天山山脉,离中国相当近。北有伊犁河,南有伊塞克湖,地理位置优越,放眼全中亚,属于比较发达的“一线城市”。

  这种条件下,阿拉木图的红灯区也足够发达。

  白天,当地报纸上会公然刊登招嫖广告。

  天一黑,来自各种“斯坦”的漂亮姑娘们(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欢聚一堂,游走在街头、咖啡馆、酒店、公共浴室。还有些业务能力十分出众的,会拦下路过的汽车,询问司机需不需要来个“移动炮”……

  1998年,当咱们欢快地唱着“相约九八”的时候,阿拉木图红灯区弥漫着恐慌的气息——附近居民经常在垃圾箱、下水道等地方发现莫名其妙的碎肉、碎骨头。报警之后,警方认定,这些都是人类的残肢!

  与此同时,警方联想到近期接连发生的几起失踪案——失踪者都是红灯区的妓女。按照固有的观念,个把妓女失踪,没啥大不了的,“移动炮”嘛,说不定过两天就回来了;但结合这些尸体碎块,警方恍然大悟——这尼玛是连环杀人案啊!

  有了方向和线索,警方开始集中调查,很快发现了犯人留下的痕迹,凶手锁定在一名警方的旧“同行”身上——谢尔盖·科帕伊,曾经是警察,现在在医院扫地。

  不知道谢尔盖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被开除警察队伍的,但现在很明显,他栽了。警方没有打草惊蛇,而是暗中观察,果然顺着破藤摸出烂瓜——同事兼亲戚叶夫盖尼·图罗奇金,以及同伙米哈伊尔·维尔什宁都参与了连环杀人,三人团伙全部落网!

  02 三人团伙

  警方破案如此神速,一方面是因为很努力,另一方面,实在是这几个犯罪分子干的事儿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首先,他们把目标锁定在妓女群体,因为龙大姐上面跟大家介绍的当地民俗,这属于正常“生意”,妓女不疑有他,毫不设防地前往犯罪团伙家中。

  之后是正常流程,双方沟通“生意”,发生关系。普通嫖客捅什么,大家懂的,三人团伙不仅捅“那啥”,还顺便捅刀子。杀害了这些可怜的女人之后,他们会直接肢解,把尸体分成“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部分。不可回收部分扔到垃圾桶、下水道,可回收部分剁碎,做成肉饼、饺子和肉串……

  沃尼玛……恶心死!

  更过分的是,他们不仅自己吃这些“食物”,还让家里人一块儿吃!所以,他们杀妓女的规律是:上一次的“肉”吃完了,就寻找新的目标,补充“库存”……

  警方认定他们杀了6个人。三人一开始跟竹筒倒豆子似的,有什么交代什么,谢尔盖还说自己打算抢劫一家贸易公司,供出了将来要合作的同伙。但三人的罪已经不是“坦白从宽”能宽恕的了,表现再好,也逃不过死刑。

  三人可能也意识到了这点,开始翻供:妓女?什么妓女?我们招妓了但是没杀人呀!肉?什么肉?我们吃的是狗肉呀!警方和法庭内心都是“我可去您玛的吧”,认为铁证如山不容翻供,2001年,阿拉木图市法院对三人团伙进行了宣判,3名主犯,统统死刑!

  03 高危职业

  大家别看这起案件里只有6名妓女遇害,实际上,阿拉木图的妓女绝对是最高危的职业之一,上面的案子是官方披露的,据传当天法院还审理了另一起连环杀害妓女案,细节没有公开,但有消息显示,两起案件加起来,被害人有好几十人。

↑↑↑↑尼古拉·朱马加利耶夫

  除此之外,阿拉木图市这种食人的犯罪风气也是“历史悠久”。您听说过“大金牙”吗——尼古拉·朱马加利耶夫(Nikolay Jumagaliev),因为镶了金属牙,外号“大金牙”,也是个食人狂魔,他的“主场”就是阿拉木图,曾在2年内连杀10名女性做成食物,比如用绞肉机把尸体搅碎,做成饺子馅;再比如腌制成“腌肉”,留着长期食用……

  1981年,尼古拉被捕,市民们松了一口气,以为恶魔终于要伏法了,没想到“精神病”救了他。作为精神病患者,他没有被执行死刑,而是转送精神病院,但他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1989年,尼古拉在转院的时候成功逃跑,1991年,再次被抓回精神病院。

  2015年12月,有传言说尼古拉再次逃出精神病院。虽然警方辟谣了,但却没有拿出实锤证明他还在院里,阿拉木图市再次陷入恐慌。相比之下,传闻倒是有鼻子有眼的:有人说,他在2015年的平安夜绑架了22岁的女子赛达·阿克扎诺娃(Saida Akzhanova),重新开始了他的犯罪之旅。

  这次的故事没有结尾,大变态尼古拉到底是在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还是早在4年前就逃离了警方的监控,这事谁也不知道……

  也许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他在继续着杀戮。